《新京报》二月河评论:三首“洛霞”演唱挽歌
2019-08-13

    原名:二月河之死:三首《失夏》,唱尽挽歌。著名作家、历史学家二月河(原名凌杰芳)今天清晨在北京去世,享年73岁。他因著有《康熙帝》、《雍正帝》、《乾隆帝》等三部书而闻名于国内外。2006年,一个机构排名第二富有的作家,因为版税收入为1200万,这足以显示他的持续影响力。这三本书叫做《罗夏丛书》,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清代的看法。洛夏当然很美,但它正在“消失”。他气势磅礴,为朝代写挽歌.《洛夏丛书》已经达到了惊人的500万字。从1984年到1996年,辛勤的创作不可避免地压倒了他的身体。与通俗历史小说或电视剧的笑话和小说不同,飞跃河很重视历史小说。他从热爱《红楼梦》到熟悉历史,服役了十年,辛勤劳动了十多年。金庸有一次说,他对清朝历史的理解远不如二月河。事实上,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飞跃河的初衷就是从事学术研究。他在《红色研究杂志》上发表了几篇论文,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正是这种状态决定了他对历史小说的态度。他希望能够在心中写出三皇的“真实形象”。在此之前,受一些小说和民间传说的影响,人们对清代的三帝并不重视。例如,雍正以其残忍而闻名。二月,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普通读者中几乎重塑了三位皇帝的形象:虽然宫廷里也有残酷的权力斗争,但是皇帝仍然可以拥有理想而雄心勃勃的英雄。在他的作品中,雍正成为一个勤劳的皇帝,这更符合历史现实。当然,从目前的观点来看,二月河的概念有传统的一面。他对皇帝故事的偏爱和对历史上权力斗争的痴迷深深植根于中国的传统政治观。一个好皇帝经常给帝国带来荣耀,所以人们总是希望有一个好皇帝。然而,整个三部曲也显示了帝国不可逆转的失败。即使先后有三位杰出的皇帝,到乾隆末年,中国仍被西方落后。二月河是一个真正的“时间作家”,不仅因为他关注特定的历史时代,而且因为他处在改革开放的时代。他的历史观的核心是把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结合起来,重视自己的努力对历史的影响,这是改革开放赋予他的创造性气质。没有改革开放,他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就,甚至没有机会走上创新之路。正是他独特的个人经历和时代精神的结合,使他这一代作家具有独特的使命感。无论是关注农村现实的路遥,还是关注历史的二月河,他们都想通过自己的创作来诠释和介入这个时代。他们热爱大主题,热爱大作品,热爱日夜工作,这是80年代作家的独特激情。当他们在创作上取得成就时,也受到了时代的广泛赞誉。二月河过后,可能有更多的人研究历史来写历史故事。在计算机时代写出500万个单词不是一个奇迹,但是那一代作家的热情和使命感再也得不到了。我不知道是否有人为了在历史中为自己留下一支笔,等了十年才写作,甚至拿自己的生命去赌博。张峰(文化批评)责任编辑:赵明